第150章

 热门推荐:
    呆呆的躺在床上好一会,李晴韵最后把它归根于酒精的化学作用引起的,这也是她为自己找来开罪解脱的借口认真的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李晴韵不禁又羞不可抑,她发现这里面要负起责任的人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可她也恨江少卿这个‘好学生’怎么就不推开她然而与此同时,她头脑的另一半又不禁在回味着江少卿带给她从未有过的性福

    话说江少卿害怕的逃离了‘犯罪’现超心中的紧绷的如看小说请到

    条细弦,随时都有可能会断弦而歌,他非常非常的后悔回到宿舍几乎一夜没睡直到第二天,辅导员来找他却没有提到有关昨晚的任何,他才松了一口气

    他以为自己‘后期’清理工作做的好,可能以至酒醉师母没发现问题从那以后,江少卿就再也不敢到辅导员家中了范成刚虽然有点奇怪,但却未曾想过自己的好学生会把师母给上了

    江少卿的不再出现,一开始也让李晴韵大感舒心,她也怕面对江少卿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学生;渐渐的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把江少卿从自己的脑海中抛出去强烈的愧疚感和负罪感,使得李晴韵全心全意的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起那晚的事,正因为如此,她才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可是每次丈夫在草草了事或是出差在外孤枕难眠时,她又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江少卿带个她那一段美好回忆以至她这些年来,一直都没忘记江少卿雄壮的身影因此在上星期五与马伟达会面谈到他公司的老总的是江少卿时,李晴韵芳心不禁一颤,不知怎么的当即打从心里消这个江少卿就是自己心中埋藏多年的江少卿接着他掩饰住心中的激动,再三的追问马伟达有关江少卿的情况判别出此江少卿正是彼江少卿,李晴韵芳心大喜,不假思索的就说要提出了与江少卿会面的要求

    当带着跃跃欲喜的心情回年到家中被她丈夫范成刚看见了问起,李晴韵怔了怔,然后就简单说又谈了一笔生意此时,她已经没有了几年前的罪恶感,也许这都是丈夫的‘无能’造就了她在如狼似虎年龄段需要深深的‘满足’的想法

    一个周末她都在想着与江少卿见面了要说些什么,要怎么做↓发觉自己居然比起和范成刚初恋时第一次约会还紧张,乃至星期一得到江少卿肯定的答复后,她早早就下班回家梳洗,衣柜的衣服都叫她换上一遍

    到了最后,她还是选了一件很平常的白领着装↓不知道江少卿态度是怎么样的,而且她觉得自己不能太早的暴露了心思,更不能让江少卿觉得她是个淫荡的女人,从而让江少卿看低了自己

    她早早的就来到会面的地点,时不时的看着手中的精美的女式手表,心情即紧张又焦虑比起任何一件重要的谈判时的心情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眼看着还差十分钟就要到八点了,李晴韵几乎就要拿出电话,拨通从马伟达那得到的江少卿名片上的号码

    就在这一刻,江少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较之几年前,冤家显得成熟自信多了,时间根本就没有在他英军不放的脸上留下岁月的痕迹,依然如旧~目深邃泛着迷人的神采,仿若被他看上一眼,就会迷失尖叫厚实的唇瓣,令她酥胸上的小樱桃不由得一涨,就像是又回到了那一夜的他痴迷的亲吻舔舐的感觉

    李晴韵压抑着内心中的慌乱,让自己尽可能表现的若无其事成熟美丽的俏脸上露出了一层又羞又喜的神色,道:“怎么,几年不见就不认识我了”但是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她

    江少卿避开师母李晴韵的目光,半天才憋出一句,“不、不是!”脚下一动不动,好像在往前一部就是深渊峡谷

    见江少卿大为惊讶和窘迫的神色,李晴韵美眸闪动着聪颖和狡黠的异彩,决定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娇声说道:“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