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豪门风流史 > 第031章

第031章

 热门推荐:
    “这个青年人,胆子也太大了,而且,看样子他的喀秋莎好像也很大,只是不知道,她的持久的能力怎么样,可不要中看不中用呀,最好能干我二十分钟,不,最少要三十分钟,我才会感觉到满足的,不然的话,我,我这次的出轨,可就不值得了。”想到李则天的喀秋莎顶到自己的上那种刺激的感觉,孙思美不由的怦然心动了起来。

    李则天的左手已抚上了孙思美的小蛮腰,孙思美轻微地颤抖一下,没有挣扎,这是给李则天最好的鼓励,李则天左手一用力,把孙思美拉倒在李则天怀里,右手抱住了孙思美的香肩,李则天的嘴凑到孙思美耳旁,对孙思美轻声细语:”孙姐,我喜欢你。”

    李则天感觉到,随着孙思美倒在了自己的怀里,那种温香软玉感觉就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自己的身体和孙思美的身体也密切的接触着,那种让人心神荡漾的气息,正一阵阵的从孙思美的身体里散发出一类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使得李则天仿佛受到了无声的召唤一样的,一双手紧紧的搂着孙思美,身体和孙思美成熟美妇的身体也越贴越紧。

    一阵阵的男性的气息,从李则天的身上散发出来,刺激着孙思美的神经,让这个绝美的妇人的身体有些发热了起来,孙思美已经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正在长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小里,已经又一次的流出了,给那片湿迹,又增加了些新的痕迹。

    孙思美在李则天怀里显得娇弱无力,轻轻喘气:”不要这样好吗?我怕,我,我从来没有,没有想过,我,我竟然,竟然会和,和一个比我,比我小了,小了近三十岁的,三十岁的年青人,发生,发生这种事情,我,我真的,真的觉得有此,有些害怕。”孙思美的话虽然这样的说着,但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所露出来的那媚眼如丝的样子,却哪里有半分像是害怕的样子。

    但是正是孙思美的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激起了李则天的怜爱之心,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一把把孙思美抱得更紧了,开始亲吻孙思美精致的耳垂,最后落在迷人的红唇上。被李则天火热的双唇攻击,孙思美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一样,当李则天的舌尖分开自己双唇时,孙思美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当李则天的双唇与孙思美香舌缠绕到一起时,孙思美口中竟然分泌出津液。

    李则天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孙思美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一股津液由孙思美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仿佛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孙思美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李则天们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此刻的孙思美,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年青了三十岁一样的,正在和亲密的爱人在一起,玩着那种禁忌游戏。

    孙思美陶醉在美好的感觉中,觉得背后李则天的一双大手顺肩胛到腰际不断抚摸,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抚上丰满的双殿,那可是美女的双丘啊!李则天那双魔手肆意的抓捏着,爱不释手。”嗯……不要嘛……”孙思美口是心非的说,一边说着,孙思美一边扭动着身体,迎合起李则天对自己的挑逗来。

    李则天那双手的目的不限于此,有时竟偷偷的越界想从腋下迂回到胸前,孙思美忙伸手搂紧李则天,使两人上身不留空隙,没想到这样的后果是虽然李则天的双手暂时不能进入,但胸前的椒乳却更加受到刺激,孙思美不由得全身微颤,那种异样的刺激,很快的让孙思美有些气喘嘘嘘了起来。

    突然孙思美挣脱李则天的拥抱站了起来,李则天微微一愣,孙思美既然跟自己到酒店里来了,自然是承认了和自己的关系,接下来要干什么,两人应该是心知肚明的,但是正当李则天对着孙思美的香软而充满了成熟妇人风韵的身体玩得入迷的时候,孙思美却突然间站了起来,这意味着什么,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不由的抬起头来,看着孙思美,一脸的不解:”孙姐,你……”

    听到李则天这样一说,孙思美不由的嫣在一笑,李则天只觉得,孙思美这样一笑,竟然有如春风解冻,百花齐放,任李则天阅女无数,是个花丛老手,但是却也看得有些痴迷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孙思美才媚眼如丝的轻声说,”李则天,我,我好久没有接触过男人了,你,你先慢慢的,慢慢的爱抚我,让我,让我感觉到,感觉到适应了,再进入,再进入我好不好,不然,不然我,我会受不了的?”

    李则天没有想到孙思美在站起来了以后,竟然跟自己说的就是这些,不由的微微一乐,李则天对付女人,一向不喜粗暴,而喜欢细细的爱抚,在等到双方都进入了状态以后,才会进入到对方的身体,双这到的和谐,孙思美的要示,正中李则天的下怀,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又怎么会不答应呢。

    看着孙思美的呼之欲出的丰满而结实的,欣赏着孙思美两退之间迷人的倒三角在长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给自己带来的刺激,李则天一边点着头,一边偷着乐:“阿姨,我刚刚正愁在办公室的时候,因为害怕有人来,没敢好好的挑逗你呢,你却主动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来了,真好,看来,等会儿我不挑逗得你欲罢不能,倒真的对不起你对我的这分心意了。”想到这些,李则天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坏的标致性的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