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豪门风流史 > 第033章

第033章

 热门推荐:
    传来的一阵的凉意,让孙思美不由的轻叫了一声,身体又后退了两步,看着李则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波光流动的看着李则天,也不知在想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孙思美才道:”李则天,你,你讨厌死了,不是,不是说过,不要,不要将手指的么,你,你怎么,怎么那么不听话呢。”

    李则天看着孙思美站在那里波光流动的样子,知道孙思美并不是真正的生自己的气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坏坏的一笑,一边欣赏着孙思美两退之间的小正在白色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鼓鼓的如同肉包子一样的诱人风景,一边对孙思美道”阿姨,谁让你,让你那么,那么的迷人呢,我,我忍不住了,真的,你,你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不让我将手指行进去呢”

    “李则天,你,你这个坏蛋,老问,老问人家为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呀,告诉告诉你吧,我,我好久,好久没有,没有给男人,男人过,我,我想吃,吃你的大鸡,如果,如果你,你,你将手,手到了,到了我的,我的小里面,里面去,我,我没有了力气,等会儿,等会儿,我,多又怎么,怎么尝得到,尝得到你的,你的喀秋莎,喀秋莎的味道,又怎么,怎么迎接你,你的喀秋莎在,在我的小里,小城的冲刺呢。”

    “孙姐,你,你真的是这样的想着的?”听到孙思美这样一说,李则天兴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在和女人的战斗之中,李则天一直是主动者,就连女人帮李则天,绝大部分都是李则天提出来考勤是暗示过的,只有今天,这个成熟美艳的美妇人,竟然主动的提出了要帮自己了,这又让李则天如何能不兴奋呢。

    听到李则天这样一说,又看到李则天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两退之间目光火辣辣的样子,孙思美自然知道李则天是在想着什么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孙思美满脸羞红,在娇嗔的白了李则天一眼以后,才轻轻说:”你,你真讨厌,非得,非得人家,人家说得,说得那么清楚干什么,干什么呀,这一下,这一下,你满意了,满意了么,只是,只是,我,我这样子说,你不会,不会怪我,怪我吧。”

    看着孙思美那娇羞的样子,想到孙思美竟然和林玉珍一样的,外表单纯而冷静,但实质里热情如火,周梦小就不由的感觉到一阵的兴奋,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一把搂住了孙思美:”孙姐,我,我怎么会,怎么会笑话你呢,你,你知道么,我,我也很想尝一尝,尝一尝我的,我的喀秋莎,喀秋莎到,到你的,你的嘴里面去会是,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样的滋味呢,来吧,来吧,我,我想想都兴奋了。”

    孙思美想要给李则天,用嘴巴好好的尝一尝李则天坚硬而火热的喀秋莎的滋味,是在办公室的时候,当李则天的喀秋莎顶到了她的柔软而结实的之上的时候,就有了的,只是出于女性的娇羞,让孙思美一直没好意思的说出来,现在被李则天逼着说了出来,孙思美变得更加的妩媚了起来,媚眼如丝的白了李则天一眼以后,才轻声的道:“李则天,既然你,你也需要,那,那你,你还犹豫什么啊。”

    李则天大喜,脱了外裤,孙思美很温柔的把李则天剥了,露出了李则天的大。孙思美愕然地俯头盯视着李则天那一片茂盛的黑森林中昂然挺出的一支粗壮高大的肉色玉柱痴痴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一丝狂野的目光,一阵阵的腥的,但是却很能刺激女性的的气息,从喀秋莎上散发了出来,让孙思美不由的深深的痴迷了起来。

    良久,孙思美才”缨咛!”一声,伸出一双白嫩纤细的娇手,上前轻轻握紧喀秋莎,一阵爱抚柔摸,令它愈加膨大,频频翘动。孙思美珍爱万分地将一双樱唇递上,在喀秋莎上留下了斑斑红樱。李则天感觉很爽,孙思美伸出香舌,用舌尖不停舔磨喀秋莎顶端的蘑菇头,似云龙盘柱一般,紧紧缠绕。

    李则天被孙思美缠得心痒难止,连忙的收敛了心神,深怕被孙思美弄得一发而泄。孙思美启动,将喀秋莎一口含进嘴里,上下左右边吮边晃,就觉那个喀秋莎愈来愈粗,愈来愈大,愈来愈硬,愈来愈烫,颤颤巍巍直往孙思美口腔深处、嗓子里面猛顶,令孙思美窒息,使孙思美晕眩!

    孙思美好不容易将茎柱吐出,媚眼瞧一瞧它通体红胀,结实不服,不觉爱心又起,将它又启口吞进,一阵缠绵,又将它吐出!一吞一吐,妙趣横生……突然孙思美含了口热水,将李则天喀秋莎再次含入,被烫得奇爽无比,孙思美的小嘴将李则天喀秋莎几下后又将它吐出,接着含了口凉水,再次享受至高的的待遇,李则天知道这叫冰火两重天,当孙思美再次含入热水时,喀秋莎已急剧膨胀,孙思美感到李则天的正粗暴的顶着自己的咽喉。

    看到李则天一张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兴奋得要死的表情,孙思美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在这种情况之下,孙思美将喀秋莎给吐了出来,媚眼如丝的看着李则天,李则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体内想要的强烈的给压制了下去,看着孙思美的脸上沾满了口水,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的样子,李则天的心中一动:“阿姨,刚刚你也弄了我的喀秋莎了,现在,应该轮到我,我来给你服务一下吧。”

    孙思美感觉到,在刚刚含着李则天的喀秋莎的时候,自己两退之间的小里面流出来的,已经将完全的打湿了,那已经顺着自己的股沟流了下来,滴到了地上,那种全身酥痒的感觉,让孙思美也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听到李则天这样一说以后,孙思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刚刚点完头,孙思美就意识到了一妥,”只准看,不可用手再摸,更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