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想有个家 > 我想有个家 第6节

我想有个家 第6节

 热门推荐:
    林家乐鼻腔中模糊地嗯了一声,动了一下,将身上的薄被掀开了,露出赤裸的肌肤,上面还有盛墨种下的草莓,继续睡得人畜无害。哦,不,应该是对人还是有害的,起码唤醒了盛墨心里的小兽,他只觉得下腹一热,便想扑上去,但马上又被现状敲醒了,慌忙拉了一下被子,给家乐盖上。赶忙去抽屉里找药,无奈他平时很少生病,所以除了板蓝根,竟没有别的药,他拍了下脑袋,这个习惯真要不得,以后一定备些常用药。

    他先冲了一袋板蓝根给林家乐喂下去,然后准备下楼去买药,结果刚一开门,就发现有穿戴得严严实实的消毒人员在楼道里喷消毒水。有人看见他开门,连忙说:“别出来了,这栋楼里发现非典疑似病例,所以从今天起,这栋楼所有的人员都需要隔离排查感染人群,听通知等解除的时间。一旦有发热咳嗽症状,立即跟我们报备,千万不能隐瞒。”

    盛墨一听急了:“那我要出门买东西怎么办?”

    那人说:“你需要什么,我们帮你代买送过来。”

    盛墨脑子转得飞快,此时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乐乐发烧了,保不准人家以为是非典,会拖去隔离的:“我需要一些消炎药,消炎软膏就好,我家里有人扭伤了,谢谢。”

    盛墨说完,飞快拍上门,急得直跺脚,怎么办,怎样才能降体温。他抓住头发,冷静一下,别着急,一定有办法的。想起自己小时候发烧,被外婆拿着生鸡蛋在肚子上搓揉散热,不知道这方法可行不。先不管,先用最原始的方法降温吧,他跑去拿了毛巾,用冷水浸湿,给林家乐敷上,又检查下他的被子是否盖得严实了,好像是发了汗感冒也会好的。

    趁着冷敷的空档,他又跑去上网求助,网上的降温方法倒是多种多种,冰敷的、酒精散热的、温水擦浴的……冰箱里好像还有冰块,赶紧拿来先用着,又翻箱倒柜找出一瓶65°的白酒,也不管是什么牌子的,先用了再说。

    一边给林家乐忙活,一边心里默默地祈祷,乐乐你快点退烧,别让我担心。一面又忍不住抽自己,这个节骨眼上,玩什么情趣,作死吧。这真叫自作孽不可活,乐乐醒来了,一定会骂自己的。

    64、第六十四章

    盛墨忙了一通,才想起来去拿体温计来给家乐量体温,小心地给他夹在咯吱窝里,自己爬上床抱着他,将他的胳膊夹紧,静候那五分钟过去。拿出体温计一看,38c,依然是烧着的,不过已经不是高烧了,他摸摸家乐的额头,比刚起床那阵子好多了。

    盛墨心疼地在林家乐额头上亲吻了几下,低头看见他的嘴唇还是干得发白,连忙去倒了杯温水来,小心地喂了两口。突然间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地响了一声,这都半个上午了,还没吃早饭呢。自己一顿两顿不吃还顶得住,可是乐乐是个病人,需要体力来扛着,所以一定要弄点吃的,那就做白粥吧,好像这个最简单。便将林家乐的被子掖好,准备去厨房煮粥。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他想起让人帮忙买消炎软膏的事来,心念一转,也许可以叫人帮忙送点粥来。不过马上又打消了念头,乐乐不让自己在外头吃,说不卫生,尤其是这个关键时刻,更不能随便吃东西。他飞快跑到厨房去看了一下,米还够,但是冰箱里的菜已经不多了,他们本打算今天出去采购的,谁知道今天竟不能出门了。乐乐还说,幸亏跟着我过来了,不然就要被隔离了,没想到到了我这里还是要被隔离,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大概就没有安全的地方吧。

    他开门接了东西,然后跟对方说:“谢谢啊。我家的菜不够了,可以帮我送点来吗?”

    对方很友善地说:“好,你需要什么,写个清单,我帮你去买。其实我们可以帮忙每天都送饭的。”

    盛墨摇摇头:“那我还是写个清单吧,我们不吃外面的,谢谢啊。你在这里等我还是我写好了找你?”

    那人说:“一会儿你写好了,打管理处电话,会有人来帮你的。”

    “好的,谢谢!”说着将门关上了。

    盛墨拿了消炎软膏,看了一下说明书,拿到卧室去给林家乐抹了点,林家乐有些不舒服地哼了哼。盛墨温柔地说:“乐乐,对不起啊,感觉好点了吗?”

    林家乐这时候已经醒来了,他觉得身上发重难受,没有力气,一点都不想动,脑袋在枕头上点了一下:“唔。”

    盛墨放下软膏,轻轻地摸着林家乐的头:“乐乐,家里没吃的了,要买些什么吃的上来吗?”

    林家乐迷迷糊糊地说:“一会儿我们一起去买吧。”

    盛墨不想告诉他,他们已经被隔离了,至少现在不能告诉他,这孩子敏感、心重,起码得等他退烧了才能说:“不用,你告诉我,我去买就好了。你在家歇着。”

    林家乐还烧着,脑子转不开,就随口说:“鸡、鱼、肉都要,还要青菜。”

    盛墨也不追问:“好,我知道了,你躺着啊,别乱动,不要掀被子,捂出汗就好了。”

    说完悄悄地起身,出了卧室,丢丢看他出来,连忙迎上来,今天主人一直在忙,林哥哥都没露面,自己的早饭还没有着落,现在都快中午了。盛墨看着绊住自己脚的丢丢,叹了口气,乖儿子,你林哥哥病了,咱爷俩生活就没着落了。跑去拿了一包狗饼干,倒在丢丢的狗盆里,将就着吃点吧,自己则跑到厨房去淘米煮粥。丢丢非常哀怨地看着主人,爸爸真没用,离了林哥哥,连饭都吃不上了。哎,丢丢已经习惯了奢侈的生活,所以开始嫌弃它很久以前一直过的那种生活了,可见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淘好米,不知道放多少水,加了一些,觉得少了,又加一些,反复加了三四次,才终于觉得差不多了,将锅子擦干,放在电饭煲内,盖上锅盖,按下开关。他舒了口气,幸亏平时他常来厨房看林家乐煮饭,知道煮饭之前还要擦一下锅底上的水的。

    然后跑到书房去拿笔写清单,写好清单,去给管理处打电话。等人来拿清单的期间,他又跑去看林家乐,大概是喝了板蓝根,又被他物理降温了一阵子,现在林家乐的脸色看起来正常多了,触手之处,也不再滚烫得吓人,只是还有些微热。盛墨松了口气,一定要持续好下去,尽快好起来。

    盛墨守在厨房里,如临大敌一般听着噗噗响的电饭煲,不知道煮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煮好。最开始好像水太少了,稀饭太粘稠,粥不成粥,饭不成饭,他想一想,又加了一大杯水进去。过一会儿又去看,好像又太稀了,那就多煮会儿,期间他开了无数次的锅盖,终于才将米熬成粥的样子,那味道肯定指望不上了。原来煮个粥也这么难,平时乐乐那么多色香味俱全的菜是怎么弄出来呢。

    盛墨擦了把汗,将粥盛出来,放在餐桌上晾着。走到卧室,一摸林家乐的脑袋,好像只是温热了,他松了口气。“乐乐,乐乐,感觉好点了没?起来喝点粥。”

    林家乐睁开眼,只觉得浑身无力:“盛老师,我不想吃,没胃口。”

    盛墨心里暗暗着急,悔得要死:“不想吃也得吃点,不然怎么能好起来。来,喝了粥再吃点板蓝根,睡一觉就好了。”

    盛墨半扶半抱起他,给他穿衣服,然后将他扶靠在床头:“我给你端粥来。”

    盛墨将粥端过来,放到床头柜上,林家乐看着那只碗,里面是黏黏稠稠的白粥,不由得虚弱地笑了一下,盛老师居然也能下厨煮粥了呢,真难得。端起粥,准备喝,盛墨才发现,碗里除了粥,连双筷子或勺子都没有,连忙又跑到厨房去拿勺子。

    勺子拿过来,林家乐舀了一勺,吃了一口。盛墨期待地问:“乐乐,好不好吃?”

    林家乐病着,嘴里寡淡的,什么滋味也没尝出来,但是还是装得很高兴地说:“味道还不错,盛老师第一次下厨,已经很不错了。”

    盛墨将信将疑,自己也端了一碗喝了一口,什么味道也没有,连米香都尝不出,乐乐肯定在鼓励自己呢。他问:“乐乐,放点榨菜什么的吧,味道太淡了。”

    林家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