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奢侈品 > 奢侈品 第3节

奢侈品 第3节

 热门推荐:
    「没关系。」霍景宸想了想,轻描淡写地道,「我让江秘书去问问看经纪公司,关於违约金的事……」

    「真的不用了。」沈澄连忙阻止他,「我也没有那麽排斥工作,而且我答应章姐了,在离开之前都要把工作做好——」

    「离开?」霍景宸微微眯起眼。

    沈澄立即意识到自己说溜嘴了,想起先前编过的谎言,於是顺口道:「我不是说过,明年要去纽约的学校进修表演课程吗?到时候大概会离开一阵子,章姐希望我在那之前都要认真工作。」

    霍景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大概是记起这件事了,沈澄松了口气,就又听对方道:「学校的事情联络好了吗?要是你愿意的话,我——」

    沈澄没有让他再说下去,扯著对方的衣领,在一瞬间堵住了那张唇。

    霍景宸并不是什麽不解风情的人,相反地,在被沈澄吻了的那一刹那,他就立即给出了回应。有力的手臂拥抱著沈澄,双手在他身躯近乎情色的上下游移,偶尔揉捏著敏感的部位,沈澄被摩挲得浑身发热,只能忍著急促的喘息,艰难地轻声道:「嗯……不要在这里……」

    这里是客厅,虽然明白霍宅的佣人都很懂得察言观色,决不会打扰到他们,但沈澄还是不想在客厅做这种事,只是他们都太过急切渴望,一时之间根本没办法分出心力离开彼此。

    说起来,他们确实是很长一段时间没做这件事了,先是霍景容的事故,接著是出国探视霍景容,接下来是两周的分离,算起来已经将近三周了。察觉自己将这些琐事记得清清楚楚,连日子都算得分毫不差,沈澄几乎有些羞愧。

    「你想我吗?」霍景宸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沈澄说不出话来,只好胡乱点头,霍景宸正在亲他的耳朵,灼热的气息掠过耳际,他浑身一阵颤栗,几乎有些手脚发软,两人又交换了几个吻,便匆匆上楼了;等回到卧室,霍景宸便迫不及待地关门上锁,接著开始解下自己的领带与衬衫,沈澄低著头不敢看对方,然而脱衣服的动作也没有慢下来。

    等到褪去身上所有的累赘,两人拥抱著彼此,甚至等不及去到床上,就在地毯上疯狂地需索彼此,沈澄发出一声无法控制的呻吟,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霍景宸居然低下头舔舐他的性器。

    「别舔了。」他相当尴尬,「我还没洗澡……」

    「没关系,我不介意。」霍景宸轻描淡写地道。

    果然有什麽地方相当不对劲,霍景宸的洁癖去哪里了?这之中肯定出了什麽问题……然而沈澄还来不及深想,就被下身一再传来的快感逼得浑身乏力,只能敞开大腿,同时抓住霍景宸短短的头发,手指无力地抓挠对方的头皮。

    「嗯……不要,等一下……放开!」他忽然发出了急促慌乱的恳求。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霍景宸舔吮著颤动的前端,微微一吸,将那些液体咽了下去;沈澄满脸通红,耳根发烫,一想到那张平常对一切食物都挑剔至极的口中竟然吞下了自己的体液,他就觉得尴尬到说不出话,一方面是察觉自己居然因为这种事感到亢奋而羞耻,另一方面又压抑不住愧疚,简直无措到了极点。

    「味道好腥。」霍景宸毫不留情地道。

    沈澄登时愣住了。

    霍景宸没有像往常一般微笑,反而抹去了唇边残馀的一点白浊,神情一丝不苟,严苛地道:「让我吃了这麽难吃的东西,你要怎麽赔罪。」

    那是你自己要吃的——虽然这麽想著,但沈澄的脸皮也没厚到可以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种话,张了张口,最终无奈地道:「我没有要求你吞下去……」他顿了一下,忽然察觉不对,难以置信地瞪著对方,「我刚才不是叫你等一下了吗?是你故意不放开的!」

    霍景宸毫不愧疚地一笑,「我只是想尝一下味道,没想到这麽难吃。」

    「那种东西怎麽可能好吃!」沈澄有气无力地反驳道。

    「我觉得你的说不定很甜……」霍景宸若有所思,神情遗憾,「原来不是。」

    「别说了。」沈澄遮著脸,忍无可忍,「你到底还要不要做。」

    霍景宸微笑,拉著他的手去摸那两腿间的物事,带著他的手指在坚硬的顶端揉搓,沈澄主动垂下头,舔舐著对方的性器,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浊的液体溢出来,沈澄将整根器官仔细地舔乾净之後,才抹去唇角唾液,小声地道:「我也吃了你的,算是扯平吧……以後不要为我做那种事。」

    霍景宸没有给他正面答覆,只是摸著他的头发,低声道:「沈澄……」

    「嗯?」他困惑地抬起脸。

    「真想把你锁在这间卧室里。」霍景宸叹息一般地道。

    沈澄一愣,分不清那究竟是玩笑还是实话,最终笑了笑,「好啊。」

    不知何故,霍景宸听见这句话,却不动声色地别开了目光。

    沈澄忽然想起一事,索性换了个话题,「对了,我收到了夏知萌的邀请函。」

    「邀请函?」霍景宸望向他。

    「嗯,他的摄影展再过两周就要开始展出了,希望我能过去捧场。」

    「在这种时候还提别的男人,不怕我生气吗。」霍景宸突然将他压倒在地毯上,在他耳际低声道,「说实话,你是不是对他有过那种想法?说出来也没关系,我不会生气……」

    沈澄呆住了,「你在胡说什麽?」

    「没什麽不可能的,即使我对他没有好感,他也不算是非常糟糕的对象。」霍景宸想起什麽似的,意味深长地道:「又或者,你有过别的性幻想对象?你喜欢什麽类型的?斯文的、高大的,还是可爱的?」

    沈澄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出於彼此的谨慎与避讳,他们几乎不曾谈论过这种话题,他也不知道霍景宸为什麽忽然对这件事有了兴趣,想也不想,就说道:「我喜欢你这一型的。」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麽,但是後悔已经来不及了。

    「真的?」霍景宸凝视著他。

    「真的。」沈澄垂下头。

    然後两个人就都沉默下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霍景宸突兀地开口道:「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