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空房子 > 空房子 第5节

空房子 第5节

 热门推荐:
    戎昱手脚并用地缠着他,把自己整个埋进对方的胸膛,嘴唇一下接一下的碰触伟贤裸露在睡衣外的一小块干净的皮肤。

    他在求欢,他知道伟贤也想要,他更知道伟贤肯定也已经明白他的心意了。

    可伟贤仍旧什么都没做,只是紧紧地抱着他睡了一夜。

    其实那段儿时间戎昱感觉到压力很大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伟贤的态度。

    自打《红灵缚》的拍摄结束后,伟贤对他比从前更加小心翼翼,而且时常看着他神情恍惚。

    他仍能感觉到伟贤对他的感情,却在两人毫无进展的关系上感到无力、忐忑。

    伟贤很喜欢接吻,而且不是那种唇舌交缠的深吻,只用嘴唇轻轻碰触彼此,就能让他觉得无比满足。

    戎昱开始的时候很配合,时间久了觉得不满,便故意引导着伟贤更进一步。

    深吻让他们彼此都很亢奋,但也从来不会再有后续。

    伟贤会找借口避开他,或者有时候根本连借口都懒得找,直接起身匆匆离去,把自己关在书房直到两人都消了火,才会回来。

    如果不是他身体会有反应,戎昱甚至都要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因为那方面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隐疾,所以才不肯接着往下做。

    然而,既然不是身体有问题,那为什么不肯?

    是不肯还是不愿?又或者是,已经开始觉得厌倦了?

    韩云祈给他擦完脸和脖子之后又去投了一下毛巾,回来给他擦了手和胳膊。

    戎昱一直静静地躺在那任他摆布,身和心都没有反应。

    直到韩云祈再一次离开、折返,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帮他擦脚的时候,戎昱才禁不住把身子蜷了起来,避开了他温热的双手。

    韩云祈也没强求,见他不愿便帮他拉好被子,转身到卫生间把擦脚用的毛巾投干净晾好,又洗净手,才又回到病床旁坐下。

    戎昱背对着他,侧躺着蜷着身子,把脸深深地埋进枕头里,无声地淌着眼泪。

    第64章明白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韩云祈和戎昱之前虽然几乎没有任何对话与交流,却相处的很好。

    戎昱开始吃东西,并且是主动进食,但只局限于韩云祈亲手做的。

    于是,为了让他每吨都能吃上新鲜的,韩云祈第二天就在医院附件找了套房子租了下来,专门为他做早中晚三餐用。

    戎昱的身体状况明显好转,一周后的例行检查结果很不错,医生给他减了每天要输的液,并且叮嘱韩云祈天气好的话就带他出去走动一下,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换换心情。

    于是天气好的时候,韩云祈便从护士那里借了轮椅,推着既不拒绝也不同意,根本就不愿跟他多说一句话的戎昱到楼下去晒太阳。

    临近五月,天气陡然转暖,但好在还不到炎热炙烤的时候。

    住院楼一侧的小花园里,韩云祈把坐在轮椅上的戎昱安置好后又给他掖了掖盖在腿上的薄毯,然后才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下。

    他们面前有一片人工湖,很小,但干净清澈的水面看起来却很舒服。

    韩云祈跟戎昱一起遥遥望着湖面出了会儿神,才道:“我在国外的时候,租的房子后院儿里有个泳池,天气热得受不了的时候就放一池子水泡一下午,上来之后要过半天才能适应失去浮力的感觉。”

    戎昱没说话。

    他不喜欢听韩云祈提起自己从前的生活,甚至不喜欢听到韩云祈的声音,因为那无疑是在提醒他,此时此刻陪在他身边的人不是伟贤,而是另一个人。

    韩云祈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在想什么,顿了一会儿才又兀自说道:“我决定回国,是因为在那边儿出了点儿小意外。”

    “呃,说起来其实也不算是意外吧。”

    韩云祈的声音很轻,不像是在跟谁说话,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交货的日期近在眼前,做到一半儿的东西却让我觉得不满意,所以我又重新画了图,打模子。时间很紧,我又有点儿固执地不想延期交货,所以没日没夜地干了一个礼拜。”

    “等到终于把东西做好了交出去之后,我直接倒进沙发里睡过去了。”

    “那时候不知道,以为自己只是困极了睡了一觉,等醒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插着管子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整整睡了半个月了。”

    “醒过来之后我一度很茫然,candy说她还以为我再也醒不过来了,甚至差点儿通知我家人过来准备后事。我觉得挺可笑的。他们在我睡着的时候和醒来之后,分别把能做的检查给我做了两次,但直到出院医生都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一脸认真地告诉我以后不要太拼命,小心年纪轻轻过劳死。”

    韩云祈停下来,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而后才开口继续道:“听到他说这番话,我才觉得有点儿惶惶然。我发现我想念我的家人,想念我出生的地方,想念这里的一切。然后我就和candy坦白地说,我要回国了,并且不会再回来。”

    他也是在醒来之后才在微博上得知伟贤的死讯,但当时他虽然挺关注的,却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把那当成一条新闻,一个娱乐事件来看——毕竟那时候,他不认识戎昱,也不知道原来这件事儿与自己息息相关。

    想到这里,韩云祈忽然有些晃神,他总觉得好像有个莫名的念头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有一句话堵在心口,想说又不知道那句话到底是什么。

    他张口结舌,半晌后才叹了口气,垂下眼睑。

    戎昱从始至终都没有参与他的话题,甚至连个应付性质的“嗯”或“哦”之类的反应都没给,韩云祈却也丝毫不在意。

    他探身打轮椅靠背上的兜里拿出素描本和铅笔,往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才把两条长腿盘起来,坐在长椅上准备画些东西找找感觉。

    詹妮特之眼的设计被他自己否定之后,又遇上那套房子里发生的那一系列的怪事儿,再加上后来完全接手了肖潘的工作,韩云祈已经很久没再拿起过画笔了。

    此时此刻执笔望着眼前的湖面,他想画的却只有身边的人。

    略迟疑片刻,韩云祈在几次偷眼看向戎昱之后,终于鼓起勇气道:“戎昱,我能画你吗?”

    戎昱没有回应,目光放空着,望着眼前的世界。

    但很显然,他并没有拒绝韩云祈的提议。

    因为他忽然想起自己曾经问过伟贤,如果没有写小说的话,他会去做什么。

    那时候的伟贤想了想才答:“嗯?如果没写小说我会去干什么?嗯——大概会当个设计师之类的吧,我也挺喜欢那个的。”

    如果没写小说,设计师也不错……

    戎昱一瞬间变得有些茫然起来。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和韩云祈之间的“缘分”,这段时间每每吃着韩云祈亲手为他做的饭菜时,他也时常会想,为什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吗?

    韩云祈不是伟贤,从长相到声音,甚至很多时候为人处世的态度与反应都很不一样,但就连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