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家有Omega初长成 > 家有Omega初长成 第13节

家有Omega初长成 第13节

 热门推荐:
    医生想了想,说:“会。”

    童宴吞了口口水,医生又笑了:“但肯定没有你现在忍着疼,也不会持续这么长时间。”

    童宴下意识想找卓向铭,但卓向铭在外面等着,他只好又问:“不能开点药吃吗?止疼的药。”

    “可以给你开药,但是这个药不能一直吃。”医生翻病历看,“这种药小朋友更不能多吃。”

    童宴又沉默了,医生道:“叫你的监护人进来吗?”

    童宴赶紧点头:“好。”

    卓向铭看上去有些着急——比童宴想象中着急得多,才让童宴也跟着觉得牙疼是一件很大的事,非常严肃。

    “怎么样?”卓向铭走到童宴身边,一手搭在童宴肩上,问医生。

    医生拿了刚拍的片子指给他看:“刚给他处理了一下,上了点药。不过智齿长的位置不太好,建议拔掉。”

    童宴的情绪显而易见,所以卓向铭多问了一句没用的话:“不拔可以吗?”

    “害怕拔牙可以理解,但是这个位置有多不好呢?这么说吧,别人从感觉到疼再到发炎可能要四五天、一周,甚至一直不发炎,小朋友这颗一夜就发展成这样了,不拔的话,之后还是很容易反复发炎,再引起冠周炎就更麻烦了。小孩年龄小,这个时候拔掉,就基本不会复发,也少受些痛。”

    医生看看童宴,一笑:“不过小朋友有些抵触,可能要监护人哄哄。”

    童宴往卓向铭身边靠,卓向铭摸了摸他的脸,道:“我带他出去商量。”

    医生点头,又对童宴说:“之前是不是很疼?拔完牙的疼连这个的一半多都没有。”

    童宴冲他点点头,跟着卓向铭出去了。

    护士准备了间休息室,童宴垂头丧气的,没有j-i,ng神,因为疼,因为困,也因为必须要拔牙的事实。

    卓向铭坐在沙发上,又把他抱在腿上,用手指轻轻碰了碰他肿起来的侧脸:“疼不疼?”

    刚上了点药,跟昨晚比不太疼了,童宴摇头,没什么力气地靠在卓向铭肩上。

    他问卓向铭:“可不可以不拔?”

    卓向铭握着他的手摩挲:“会疼啊,你听医生怎么说?”

    “拔牙也会疼的。”童宴低低地说,“我现在不太疼了。”

    童宴靠着他的是肿起来的那边,卓向铭都不太敢动,怕碰疼了他:“药劲儿过了不还是接着疼吗?拔的时候我陪着你,就在你旁边,握着你的手,拔完我们马上回家,嗯?”

    童宴没说话,只在他肩上蹭了下脸。

    卓向铭手里拿着本刚才医生给的科普小册子,童宴拿过去了,胡乱翻着看,卓向铭就拿两只手圈着他,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亲。

    “……”怀里的童宴突然愣了下,卓向铭下意识跟着他去看那小册子。

    童宴翻到的那页上,画了个正在接受口腔检查的大着肚子的女性,旁边配文是冠周炎发作有可能会对孕妇和胎儿两方造成的严重影响。

    想到童宴也许想到的事情,卓向铭也呼吸一滞。

    又看了几秒钟,童宴突然把小册子一合,胡乱塞到了卓向铭手里,自己回身把他抱住了,脸藏在卓向铭颈窝,害羞的信息素止不住地冒。

    但年纪在那里摆着,再觉得血往脑子里涌,卓向铭也得先冷静。

    他边默念冷静边安抚地顺着童宴的背,小孩早上出门穿了件带毛领的大衣,这时候把人抱了满怀,下颌就屡受绒毛和童宴发丝的侵扰,卓向铭在毛茸茸里找着了童宴的耳朵吻了下,低低叫他:“童童,宝宝?”

    “你不要说话。”童宴说,“敢笑话我真的不理你了。”

    卓向铭道:“笑话你什么?不笑话你。”

    半小时后,卓向铭领着脸红耳热的小朋友重新回了医生的办公室,重新处理了一下发炎的部位,开了一周的止疼消炎药——也约了下周末的拔牙。

    第40章

    牙医姓沈,从卓向铭八岁上就开始负责他的牙,一直到现在,童宴跟着护士出去了,卓向铭不能一起去,就在办公室等他。

    医生笑道:“这还是婚礼后第一次见他,想想也好几个月了,我看跟你相处挺好的?”

    他说的是童宴,婚前的一次例行检查,两人曾有过几句跟卓向铭婚后生活有关的交谈,那时候卓向铭虽然没明确说过什么,但看样子是不很情愿的。

    卓向铭面上一派平静的表情:“还行。”

    两人边等童宴边聊,多是医生问,卓向铭答。

    “养这么个半大孩子还是费劲。”医生道,“不过看着是很乖,话不多。要是叛逆些,估计就更麻烦了。”

    外人形容童宴,大多都用乖,再亲近熟悉些的,会夸他漂亮。卓向铭道:“是,不过是小孩子,就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事。”

    听着像是有养娃心得了,医生又笑:“比方说呢?”

    卓向铭静了片刻,道:“比方说长了智齿,又不愿意拔牙。”

    医生只当他寻常抱怨,想起自己家里的j-i飞狗跳,还将心比心,附和了几句,又随口问:“我看他一个是怕疼,第二还本身就怕牙医,刚才我也好好解释过,但都没用,你怎么说的?我也学学,以后好哄怕拔牙的小朋友。”

    卓向铭板板正正地坐在椅子上,神情是一贯的严肃,不苟言笑的样子,闻言却从西服内兜掏出刚才随手收的宣传册,翻到其中一页,认认真真指给医生看:“是他怕以后怀孕会受影响,所以才肯现在就拔。其实算不上我的功劳。”

    “……”沈医生到底五十多岁了,被蒙也就一会儿,仔细打量过他那张正派的脸,最后道:“这样那样的事?我看卓先生也乐在其中。”

    卓向铭收好宣传册,没再说话了。

    回家后,童宴j-i,ng神不好,说想睡觉,吃完药就进了卧室。

    卓向铭去阳台收了晒出去的被子,又拉好窗帘,转身就看到童宴已经躺在床上了,只不过大衣还在身上,上身歪扭,毛领遮了大半张脸。

    “外套脱掉。”卓向铭走过去,一手抱着棉被,一手逗弄似的戳童宴侧脸。

    童宴拨开他的手,慢吞吞脱了大衣推到床的另一边,卓向铭就给他把被子盖好了:“就睡了?”

    童宴点点头,眼睛要睁不睁的,抱住他手腕蹭了蹭:“突然好困啊。”

    止疼药有安神效果,卓向铭用手背碰了下他的脸,放低声音道:“睡吧。”

    童宴把眼睛闭上了,卓向铭又蹲了会儿,正准备起身,童宴小声道:“哥哥。”

    “嗯?”

    童宴松开他的手,往被窝里缩,跟个怕冷的小松鼠一样:“没事。”

    卓向铭俯身,隔着被子抱住他,扶着脸看他一时还没消肿的右脸,在他头发上亲了亲,童宴就很困、没什么力气地扭头跟他碰了下嘴唇。

    卓向铭没急着走,在床边坐了会儿,等小孩很快睡着了,他又调整过温度和s-hi度才带上门出去。

    这个时候才刚过十二点,不大的房子里还是很安静,只有一些电器偶尔发出的很微弱的调试声,和作为装饰的机械表发出的沙沙声,不过这些声音没有打破平静,相反的,它们是组成安静的一部分。

    童宴不在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静,但好像又有着很大的不同。

    卓向铭在一楼的工作台处理杂务,总体效率要比昨天要高一点,比今天早上高出一大截——他没再频繁地查收消息,小孩回家了,外面就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手头工作清得差不多,共享屏上的备忘一项项消除,鬼使神差的,卓向铭打开了百科搜索,浏览关键词从“智齿”、“冠周炎”到“孕期注意事项”的过渡平缓自然,毫无违和。

    当他发现自己在看什么的时候,即使身边左右无人,他也还是干咳了一声,以掩饰尴尬和自我唾弃。

    童宴的这个午觉睡得很长,临近三点,实在不能再睡下去了,卓向铭决定上楼叫醒他,但进了童宴卧室,床上被子鼓鼓囊囊堆成一堆,人却不在。

    浴室没有、衣帽间也没有,卓向铭反身从衣帽间出来,没来得及带上门,他一转头,看见午后干燥温热的阳光尽数洒在走廊上,许多微小尘埃在光路里游弋,某块过于平滑的地板将光热烈反s,he晃着眼球,鼻尖接触到木质门板散发的浅淡清香,还有一些人工香气,是前两周两人心血来潮,一起逛了趟线下超市,童宴选来换的洗涤剂,栀子花的味道,调制得十分接近,童宴说了好多次像,卓向铭却觉得比不上小孩时不时憋不住飘出来的信息素的一星半点。

    他没再到其他房间去找,直接回了自己卧室,果然深色床品里裹了一只过冬的小松鼠。

    童宴睡得很熟,后颈上没贴隔离贴,他在深睡眠中自然散出的信息素就自然而然充满了这间屋子。

    想起刚才自己工作的时候,童宴醒了一会儿,睡眼朦胧换到了他房间睡,卓向铭就在一瞬间起了点压抑不住的坏心思。

    他连同被子一起,三两下把童宴弄到了自己身上,在发现童宴怀里还抱了个他的枕头以后,吻就细细碎碎地落了下去。

    好眠被打扰的感觉不能更坏,但童宴是最没有起床气的那种人,在半睡半醒间努力坐直了身体,不过眼睛还睁不开,两只手抓着被角,眼睛、鼻尖和嘴唇被一下下吻着,他看着很懵,被亲一下,身体就微微抖一下,好一会儿,才很困难地开口:“哥哥……”

    卓向铭嗯了声,他又问:“干什么?”脸还肿着,童宴说话有些含糊。

    卓向铭淡声道:“三点多了,该醒了。”

    童宴闭着眼,小j-i啄米一样地点头:“好,好,我等一下就醒了。”

    卓向铭被他下一秒就要重新睡着、但又努力地不让自己睡着的样子萌得心颤,导致的结果是卓向铭更加恶劣,捏住了童宴鼻子,逼得小孩张开嘴呼吸,又被他吻住了嘴巴。

    童宴在卓向铭床上睡得没力气,被翻来覆去地欺负也没什么办法,最后嘴唇红了,眼睛也有些红,睡意跑了一大半,整个人还包在被子里被卓向铭抱着,软声说:“你干什么啊?”

    这还不算质问的语气,卓向铭就倒打一耙:“你看这都几点了?回来就只管睡觉,看来根本没想我。”

    童宴赶紧说:“想了。”

    “嗯?”卓向铭一脸不太相信的表情。

    童宴跟他解释:“我刚睡了会儿,就感觉牙有点疼,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来你房间了,本来打算一点半起床的,结果一直睡一直睡……”

    卓向铭好好地把他审问了一通,童宴割地赔款,又主动捧着卓向铭的脸亲了亲,才艰难证明了没见面的这一天,他确实有想卓向铭。

    两人安静抱了会儿,童宴小声问:“还生气吗?”

    卓向铭大度道:“不气了。”

    童宴就笑了,还是懒洋洋的,从被子里挣出来去抱卓向铭。

    “刚才说牙疼,现在还疼吗?”卓向铭转头看他脸,没上午肿得厉害,但还是肿着。

    童宴点点头:“还有点,不是很疼。”

    医生也说了,药劲儿过了肯定还是会疼,主要就等这几天消炎之后再去检查几次,拔掉长错地方的智齿才能一了百了。卓向铭知道,但看他没j-i,ng神的那个样子就还是说不出的不痛快,费劲儿地想让童宴高兴。

    两人下午都没事,童宴的作业做完了,卓向铭也不用办公,就都乐得虚度时光,但童宴身上有点不大不小的痛,不想玩乐高,还有些病中的粘人,靠在卓向铭怀里不动弹,卓向铭就找了部家庭喜剧来放。

    家庭喜剧里的一对小夫妻先上车后补票,婚礼当天,新娘就生了头胎,现场乱成一团,确实喜剧效果十足。

    童宴来了点兴趣,抓着卓向铭的手问:“你喜欢alpha还是omega?”

    卓向铭想笑,又笑不出来,脸上表情可以说是奇怪。他克制着说:“你自己还小,就整天想着生孩子。”

    “怎么了?”童宴不高兴地说,“我又不是立刻生,想想还犯法吗?”

    醒透了脾气也来了,卓向铭赶紧哄他:“不犯法,想想想。”

    两人挨着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电视,晚上弄了点清淡的,童宴胃口不好,没吃多少,卓向铭就也跟着放了筷子,冲了澡后说了几句话,就各自回了房间。

    到凌晨一点多,卓向铭没怎么睡着,惦记着去看一趟童宴——他没体会过这样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另外一个人这么上心,至少对自己是从来没有过的。

    说来说去,童宴只是牙疼,但下午这个小孩情绪一直不太好,他就一直揪着心,担心童宴发烧,或是跟昨天一样,疼得睡不着又怕打扰别人休息、所以自己忍着。

    睡前他把童宴房里的遮光帘拉得严实,自己房里的却没想起来管,月中的月亮是个圆盘,明晃晃挂在天际,银白的光铺满地板,映照下窗户的方格和横叉的树桠。

    在卓向铭起身之前,门被轻轻推开一条缝,月光的尽头走进来一个人,是童宴,抱了床被子,被角耷拉在地上,应该是一路拖过来的。他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似乎是在犹豫,但没犹豫太久,很快就反手关了门,朝卓向铭过来了。

    童宴没想到卓向铭也没睡着,在床边愣了愣,脸有些红。

    小孩穿了身横格的睡衣,头发滚的乱糟糟的,配上肿脸和大眼睛,看上去很可怜,跟个什么无家可归的小动物似的,战战兢兢的,唯独对卓向铭表现出了一些亲近。

    “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卓向铭掀开被子让他上床,童宴带过来的那一床被子就安安静静待在了床角,他缩手缩脚地钻进卓向铭的怀抱,两人抱在了一起。

    “还疼吗?”卓向铭低声问。

    夜很深了,童宴委屈地嗯了声,吭哧了几声。

    下午那么闹他都没哼哼,卓向铭把他抱紧,扯起被子盖住他肩头,尽量把信息素控制在一个温和的范围内,慢慢把童宴哄睡了。

    第二天童宴没有回他自己房间,第三天也没回去,检查了两次,炎症好了,牙也拔完了,他也彻底在卓向铭卧室定居了。

    第41章

    拔牙前后的二十多天里,童宴的睡眠都不太好。

    疼痛在夜里尤其明显,他没心思撩拨卓向铭,卓向铭抱着他就还好忍,亲热也仅限于浅尝辄止的碰碰嘴唇,但最近情况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童宴要求也多了,开始捏着卓向铭的脸叫他伸舌头。

    卓向铭听话地伸了舌头,两人搂着接吻,从一开始的靠沙发坐到最后倒在沙发上,卓向铭动作都很温柔,手轻轻地抚着童宴的脸和脖颈,尽量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压到他,一切都和缓有序,童宴也很舒服,觉得他很爱自己,但过会儿又觉得不满意。

    “你现在……”童宴浅浅喘了两下,揪住卓向铭的睡衣领口不让他退开,“你怎么……”

    他说不上来,就把问题踢给卓向铭:“犯什么错了,自己说说。”

    卓向铭知道他在不满意什么,克制的吻当然比不上激烈的吻来得刺激,十八岁的小破孩正是j-i,ng力旺盛的时候,虽然没经过事,总瞪着双圆眼睛看着很害怕又不知所措的样子,但实际上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只是他现在不太敢那样弄童宴了。

    跟现在不一样,从前吻一吻之后,两个人是要分开各自回房去休息的,再难收场,心里都知道它总有个结束的点。

    现在他们俩睡在一张床上,胳膊都不用伸,童宴就在他怀里,理智和欲望的天平还来不及摇摆,他就能把童宴拽过来一逞兽欲。

    卓向铭自认身体健康,反应诚实,做不了柳下惠,那就做人留一线,不要太过分。

    “我又做错什么了?又污蔑我。”卓向铭低头在他下唇上咬了口,“没有,睡觉。”

    两人上楼,客厅的灯渐次暗下去,卓向铭在一个很低的高度上把童宴抛了一下,关掉床头灯从另一边上床,童宴立刻缠了过去:“抱我。”

    卓向铭把他抱住,过了会儿,童宴问:“真的没有吗?”

    卓向铭拿手捂住他眼睛,感觉到睫毛忽闪忽闪地扎着手心,笑了:“有你这样的吗?”

    “好吧。”童宴道,“我困了。”

    “晚安。”童宴说。

    卓向铭也说:“晚安。”

    童宴又说:“爱你。”

    卓向铭道:“爱你。”

    勉强这样过了两天,但童宴不是好糊弄的,一个周四晚上,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身上只套了件卓向铭的薄毛衣,长到大腿根,锁骨泛红,周身罩着层水汽。

    卓向铭坐在床边,手里拿了个吹风机,等着给他吹头发,来不及欣赏白玉一样的两条腿,就被气呼呼抓个正着:“看我干嘛?”

    童宴往他身上坐,一副来势汹汹要个说法的样子,卓向铭护着腰把他抱好了,也没那么老实,一只手从他小腿开始往上摸:“我的房间,穿我的衣服,自己露出来,我还不能看了?”

    他断一句,掌心就停下摩挲几下,童宴哪受得了这个,那只温热的手刚沾着他皮肤就绷紧了身体,勉强能记得自己刚才琢磨出来的事,磕磕绊绊道:“我想到了,你最近……没有那么变态,为什么?”

    他嫌卓向铭不变态,卓向铭就变态给他看,没想到越变态越收不了手,弄得小孩软塌塌趴在他怀里好一会儿,最后结果是回过神来的童宴恼了,一头扎进被子里不说话。

    卓向铭忍着笑,好不容易才把他从被窝里剥出来,才看见童宴哭了。

    脸本来就因为刚洗完澡有些粉,再加上不知道是刚才在被子里憋的还是气的,这会儿红彤彤又泪s-hi着,眼睛里也雾蒙蒙的,被迫跟卓向铭对视了一眼,撇开脸一眨眼就又落了串泪下来,看着是很伤心。

    卓向铭有些慌了,忙着去哄:“真哭了?童童?童童,别哭,童……”

    刚才童宴逃得急,卓向铭一时放松没能按住他,两人斗争了一会儿,这会儿床上一片狼籍,童宴推开卓向铭的手,反身趴在凌乱的被子和鸭绒靠枕上,肩膀抖了几抖,吸着气还在哭。

    这该是童宴第二次真的哭,上回哭还是因为小孩不稀罕卓向铭、不想离开自己家。

    这事儿大了,卓向铭原地站着,童宴一副拒不合作的样子,他一时间都不知道是该先去洗个手,还是先自首认罪。

    地上是童宴的白色小内裤,卓向铭草木皆兵,怕童宴待会儿看见了又伤心,连忙捡起来,塞到床头柜抽屉里去了,自己在西裤上抹了把手,就又去哄童宴:“我错了,真知道错了,童童?”

    他把童宴重新翻过来,童宴只是在哭,没用力反抗,被卓向铭摆弄进怀里抱着,垂着眼睛,睫毛s-hi得很可怜,一下一下地吸气。

    卓向铭悔得肠子都青了,一手搂着小孩腰,一手给擦眼泪,前言不搭后语地哄。